旧版 第四回 玄冰露

+A -A

  到了半夜,只听风鸣之声,不绝于耳。丁珰撑船也倦了,便将小船停在一片芦苇荡中。菁菁靠在舱边,面带微笑,睡得挺香。石中玉和丁珰却并肩坐在舱中,丁珰侧头枕在他肩上,半睡半醒。

  水面上风吹细浪,轻轻拍打船头。小船摇摇晃晃,忽然一个浪头大了一点,丁珰身子一晃,倾倒在石中玉怀中。

  石中玉其实一直没睡,只是几步之遥多了一个菁菁,却不便和丁珰亲热。现在突然温香在抱,心神荡漾,当下双臂一紧,低头向丁珰樱唇吻去。丁珰宛转相就,情不自禁伸手挽住他脖子。两人都如干chai烈火,双唇一旦相接,哪里还分得开。

  石中玉在摩天崖上呆了两年,他原是个风liu浪子,向来贪花好色,现在怀中佳人在抱,哪里还能自持?料想菁菁睡着了,当即上下其手,便去解丁珰衣服。

  丁珰久盼郎君不得,如今一旦相逢,自然如饥似渴,极盼一解相思之苦。当下玉体横陈,全身软绵绵地,轻轻呻吟。

  菁菁奔波劳累已极,此时靠在摇摇荡荡的船舱上,便如童年时的摇篮一般,睡得极是香甜。

  石中玉盼了几年的美梦,今日终于成真,狂喜不胜,双手去解丁珰衣襟,虽是轻车熟路,此刻也不禁微微颤抖。他见丁珰媚眼如丝,胸口一起一伏,不由心跳如捣,还以为是心情激荡所至。

  忽然之间,只觉头脑中一阵昏眩,他一呆之下,只觉一股极寒之气,到了胸口便堵住了,上也上不去,下也下不来。心中惊骇,不知是怎么回事。

  丁珰闭目含羞,期盼着温柔消魂滋味。忽觉石中玉的手停了下来,跟着他似乎全身都在颤抖。心中诧异,睁眼一瞧,却见石中玉面色惨白,张嘴大口喘气,说道:“我……我喘不了气,好冷,我身上好冷!”

  丁珰惊道:“天哥,你怎么了,天哥,你这是哪里不舒服了?”

  石中玉上下嘴唇交战,颤声道:“不……不知道,我只觉得全身冰冷。我……我不成了!”丁珰这一惊非同小可,眼泪夺眶而出,叫道:“天哥,你可不能死啊,要是没有你,我,我就不活啦!”

  石中玉怔怔地看着丁珰,道:“叮叮当当,你说的是真的么?”

  丁珰抱着他,哭道:“自从你被那老贼带上山去,我就天天盼着你回来。那时候我就想,要有你有什么意外,我只怕也活不了。”

  石中玉见丁珰用情如此之深,却也不禁感动,一时之间,竟忘了体内阴寒越来越盛。丁珰看着他,甚是担心,问道:“天哥,你没事吧?”石中玉道:“我,我只是冷……”忽然大叫一声,一口淤血喷了出来,向后便倒。

  丁珰慌了,叫道:“菁菁,菁菁姐,你快来啊,天哥不知怎么了。”菁菁从睡梦中被惊醒,奇道:“什么怎么了,天亮了吗?”丁珰叫道:“天哥全身冷冰,不知怎么回事。”

  菁菁这才清醒,走近来看,皱眉道:“他好象中了寒毒,只不过,又不是很像。”伸手在他额头一摸,惊道:“怎么会这样?”只觉他脸上身上一片冰冷,浑不似活人。若不是他牙关不断战栗做响,几乎以为他已断气了。

  菁菁摇了摇头,奇道:“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症状,咱们五毒教的毒蛊虽然多,却也没这样的。若不救治,只怕挨不了多久就没命了。”丁珰大惊,忙抱紧石中玉,用身体替他暖身,急道:“菁菁姐,你快想想办法啊。”

  菁菁叹道:“我也没什么法子。罢了,死马当做活马医了。我有一瓶’九转阴阳玄冰露’,是世上调合阴阳最佳之物。无论阳盛阴虚,都有极好疗效。且试一试罢。”从怀里取出一只白色小瓶子,上面用红木塞住瓶嘴。她的指尖又细又长,轻轻捏住木塞,打开瓶子,倒了两粒在手心,喂到石中玉嘴里。丁珰取了水来,送服而下。

  石中玉服了“九转阴阳玄冰露”之后,面色渐渐平和。身上似乎也不太冷了。丁珰这才松了口气。菁菁笑道:“这药我还从没用过,没想到这么利害。怪不得师父说什么都不给我,还是我偷了一瓶,带了出来,没想到今天却用上了。”

  丁珰说道:“谢天谢地,看来就连老天都在帮咱们呢。”

  几人却不知道,石中玉体内奇寒,皆因练了阴蹻六脉之故。若不练阳蹻诸脉,调合阴阳,则阳不胜阴,寒毒入体,全身血液冻结为冰,就算死后也会成为僵尸,千年不化。

  也幸好“九转阴阳玄冰露”是天下调合阴阳的极品,这才暂时免了石中玉寒气侵扰之灾。但若是他日后继续练这阴蹻六脉,寒毒加倍,那就神仙也难治了。

  石中玉不知这是谢烟客故意传他纯阴的内功心法,却不传他阳蹻脉的调合之道,只要心有绮念,体内血液加速流动,内息失调,寒毒无法控制,便会自绝经脉而死。他只要一对丁珰动情,便感全身冰冷,胸口气沮。想到从此不能有燕尔之欢,不免心灰意冷,痛苦绝望。

  丁珰也大为伤心,怒道:“都是那老贼害的,不知他下了什么奇毒,要慢慢折磨天哥。哼,咱们跟他又没什么深仇,他为什么下此毒手?”

  菁菁叹道:“我还以为只要救出你的天哥,咱们就大功告成,谁知又节外生枝,唉,这可怎么好,要是耽误了那件事,可就糟了。”

  丁珰心中也是一寒,道:“是啊,咱们可是答应过你姥姥的,一定要带他去。可是天哥又中了寒毒,只怕那件事,可就有点棘手。”

  菁菁脸上颇有忧色,说道:“这事关系五毒教的生死存亡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可是那个人,她轻易不见外人。石哥哥现在又这个样子,只怕,只怕,唉,真是糟糕透顶了!”

  石中玉一直觉得她们神神秘秘,说些什么又全然不懂。奇道:“叮叮当当,你们究竟说什么,怎么我一点都不明白?”

  丁珰望着他,叹道:“天哥,有件事,唉,一直说不出口。为了救你,我只好求菁菁姐帮忙。恰好她们教内也有一件事,需要找一个人。我一说你的名字,菁菁就说好得很。为了救你,我只好答应让你……让你去一趟五毒教。”

  石中玉大吃一惊,面色发白,叫道:“什么,要我去五毒教?”

我要报错】【 推荐本书
推荐阅读:
续侠客行 旧版 第四回 玄冰露